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甘州石(第一回)-

来源:若初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第一回----仙石凡梦添忧愁 昏睡复梦解红楼

  回想哪一梦也真是奇怪,还来不及洗漱就打开电脑,首先我想到的是查看“甘州石”的来历以及故事,那故事描述的和我梦到得故事一模一样,我心里倍感恐慌。我从来没有读过《红楼梦》,于是在网上搜索了原著,大体浏览着那些似懂非懂的文字,突然一行字耀入眼前,“ 却说那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那娲皇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单单剩下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锻炼之后,灵性已通,自去自来,可大可小。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才不得入选,遂自怨自愧,日夜悲哀。”天哪!这个故事和“甘州石”中女娲补天遗石的故事惊人的相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我梦中的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这地名也是一字不差啊!
  我疯狂的敲打着键盘,我不相信世间还有这样怪异的事情。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根本也从来不信这个邪!我一定把这个石头查到底,我的每条神经刺激我的毛孔,斗大的汗珠不停的滚了出来。心想:“这石头要是真有灵性,为什么要偏偏托梦与我,我虽然也识得几篇,但只是略知皮表,若让我舞文弄墨,帮他成名,简直就如同猴子捞月。”可转念又一想:“如果只是一场梦而已,那梦中巧合怪异的事为什么这么多?况且我在梦中还答应了帮他成就功名,唉!以我的能力,这答应了不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吗?”这白天细细一想,还真有点害怕,慌乱之中我再次将“甘州石”三个字输入电脑里搜索。
  想把这块石头认个清清楚楚!我必须寻找所有历史真实的记载。
  搜索可以肯定有记载应该是在《新唐书·本纪二》(太宗)十七年那一段中,书中这样记载:十七年正月戊辰,魏徵薨。......十一月己卯,有事于南郊。壬午,赐�T三日,以凉州获瑞石,赦凉州。
  《旧唐书·五行志》:“贞观……十七(643)年八月四日,原(凉)州昌松县鸿池谷有石五,青质白文,成字曰:'高皇海出多子李元王八十年太平天子李世民千年太子李治书燕山人士乐太国主尚汪谭奖文仁迈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凤毛才子七佛八菩萨及上果佛田天子文武贞观昌大圣延四方上下治示孝仙戈入为善'。原(凉)州奏。其年十一治疗癫痫病方法月三日,遣使祭之,曰:'嗣天子某,祚继鸿业,君临宇县,夙兴旰食,无忘于政,导德齐礼,愧于前修。天有成命,表瑞贞石,文字昭然,历数唯永。既旌高庙之业,又赐眇身之祚。迨于皇太子治,亦降贞符,具纪姓氏,列于石言。仰瞻睿汉,空铭大造,甫惟寡薄,弥增寅惧。敢因大礼,重荐玉帛,上谢明灵之贶,以申祗栗之诚'。”
  《佛祖统计卷·第三十九》:“十七年。......八月。原州奏。昌松县鸿池谷有五石。青质白文曰。高皇海出多子。太平天子李世民。千年太子李治。七佛八菩萨。上果佛田。天子文武。贞观昌大。圣延四方(云云)。十一月。遣使以玉帛诣鸿池谷祭谢灵贶(旧史在本纪。新书移入五行志。案录异记。凉州刺史李袭誉奏。昌松有瑞石自然成文。凡一百十字。其略云。高皇海雨子。李九王八千。太平天子李世王。千年太子治书。燕山人士同主尚王谔奖文通千古大王。五王七王十王。凤手才子武文贞观昌大圣。四方上下万治忠孝为善。敕礼部郎中柳逞。驰驿检覆。并同所奏)述曰。高祖之顺承天命也。以沙门景晖有预记。乃立像造寺建斋禁杀。遽遽然无敢后。一旦惑傅奕之妖言。遂欲以佛法为无用而沙汰之。既而内难卒发。诏已下而不行。太宗临朝大弘斯化。鸿池瑞石谶文昭然。观其屡朝译经列圣制序。建仁王之高座注般若之真乘。受戒讲经问道听法。铸像建刹试经度人。斯皆天性与能起于宿禀。诚知此道有助国救世之功。为修身治心之法。故能与孔孟之学并行而不悖也。至言其历代尊僧之礼。则于古为尤异。故崇其位则不使称臣。重其德则加之爵秩。分亡物则悉依僧律。罚有过则唯禀内科。自非石谶所谓七佛八菩萨之出应世间。焉能相继崇尚之不绝乎。”
  《新唐书·太宗本纪》和《五行志》中,专门增加了一段阐释文字:“昔魏以土德代汉,凉州石有文。石,金类,以五胜推之,故时人谓为魏氏之妖,而晋室之瑞。唐亦土德王,石有文,事颇相类。然其文初不可晓,而后人因推己事以验之。盖武氏革命,自以为金德王,其‘佛菩萨’者,慈氏金轮之号也;‘乐太国主’则镇国太平公主,安乐公主,皆以女乱国;其‘五王六王七王’者,唐世十八之数。”
  《太平广记·卷第三百九十八·石》中搜录了全国各地的奇石,其中“甘州石”排名第六(黄石 马肝石 石鼓 采石 青石 石文 石连理 太白精治癫痫病的中药 古铁铧 走石 石桥 石磨 釜濑 石鱼 坠石 立石 孤石 网石 卵石 卧石 僧化 陨石 目岩 石驼 石柱 石响 石女 藏珠石 化石 松化 自然石 热石 犬吠石
  瓮形石 三石 人石 金蚕),上面石文便是此石,其解注曰:石文 , 昌松瑞石文,初李袭誉为凉州刺史,奏昌松有瑞石,自然成字。凡千一十字。其略曰,高皇海宇字李九王八千太平天子李世王千年太子治书燕山人士国主尚任谔奖文通千古大王五王七王十王凤手才子武文贞观昌大圣四方上下万古忠孝为喜,�壤癫坷芍辛�逞,驰驿检覆,并同所奏。(出《录异记》)
  找了这么多其实最全的还要算 《全唐文·第二部 ·卷一百五十五》中的《为朝臣贺凉州瑞石表》,其书曰:“臣元嘉等言:臣闻太阳含字,天之命也;德水呈文,地之符也。是知光膺宝?,非幽赞无以享鸿名;对越两仪,非神物何以昌丕绪?故有元龟负卦,繇表轩功;朱鸟衔书,兆彰姬?。非圣人之抚运,孰能与於此乎?伏惟皇帝陛下庆韫上元,与天皇而合德;祥凝太始,体耀魄以齐明。作周锡允,王业本於冰翠,生商降祉,宝祚基於玉筐。然後枢电效神,皇虹授彩,彤?澹景,标映龙颜,瑞火流光,呈发鸟迹。由是凝图作极,握纪中天,化洽九垓,恩绵八表。功成戢武,散?服於桃园;业定宏文,覃正朔於昌海。辑五玉而彰礼备,陈万舞而表乐成。致德至仁,乘拱岩廊之上;乃圣乃神,远算庙堂之下。宪文王而授立,招天奖於梦龄,象汉帝以登贤,选仁明於副贰。国重曜而临照,家万宇而永贞。是以淹岁亢阳。离耀?而元泽降;春畴罕阙,震方建而年稼登。受册之辰,随轻轮而翊佳气;夏弦之月,接飞盖而吐芝英。郡国陈孝德之符,烟浮雾集;县道奏明灵之贶,电击雷奔。岂与夫日至月书,可同年而语矣?
  伏见凉州都督李袭誉表奏,昌松瑞石,合百一十字,文曰:高皇海出多子李久王八千年太平天子李世民王千年太子李治书燕山人乐大国主尚注谔奖文仁迈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王凤尾才子七佛八菩萨及上果佛田天子文武贞观昌大圣延四方上下万治忠孝为善。其文不次者,略而不载。敕遣礼部郎中柳逞驰驿检覆,并同所奏。皆素文玉洁,若琼树之华滋,元质碧鲜,拟翠微之远色。虽复霞?冠岳;晖镂采於介邱;海镜浮山,昭列名於稽屺。方兹秀丽,曾何足云?臣等历选皇猷,稽河图於东癫痫病人发病时应该怎么办序;详观帝?,披册府於西昆。娲燧以前,不可得而知矣;羲农以降,考载籍而言焉。若乃马?尧坛,凤衔虞册,ら游吐字,颇涉刘邦,叶蠹为文,才称病已,元石降徵於典午,赤伏锡命於炎精,皆仿佛如神,徵文见意。或傍通以取证,或索隐以求端。犹且动色当年,光华曩志,矧兹天册,显发灵瑞。颂圣德之钦明,通史笔之扬尧典;述国祚之悠永,倍龟策之卜周年;追美先朝,衍轩邱之德姓,式昭储后,迈钧台之有光;岂非天鉴孔明,圣犹大者祥弥著;灵心至察,德加厚者祚逾长。是用越契超绳,光前振古,绩无与二,庆溢登千。臣等自省微生,幸г鸿造,荷重光之煦育,睹三才之宅心。雀跃无以表其诚,凫趋不足胜其喜,臣无任悦豫之至。”
  ............................
  查了这么多,肯定的一点是贞观十七年发生的关于这天降瑞石,凉州都督李袭誉表奏的事情,这是一个不可争论的事实。更让人不能信服的是一块石头居然能宫廷内政、太子立废、帝王登基联系,确实感到这石头的威力。在这历史的长河里我无意识敲打着键盘,“昌松瑞石”、“太平广记·石”、“女娲补天石”“天降五石”......没有尽头,我已知永远也查不完这石头的根源与故事。就觉得自己已置身在历史的长河中,任凭穿梭,时而在鼎盛的唐朝;时而又在远古的不周山上和女娲一同补天,时而在神妖鬼怪的《山海经》里;时而又在缠绵悱恻的曹雪芹笔下,一会在天上和众神仙在一起;一会在地狱和蛇神牛鬼缠在一块......
  也不知道游来游去,飘到何方,只见这地方金光万道四射,祥云瑞气萦绕,前面有一汉白玉桥,桥面上雕刻着几条腾云驾雾的大蟒龙,两边笔直方形栏杆,顶上都雕刻有威严,凶悍的麒麟,各个栏杆上的石兽姿态万千,大不相同。方形栏杆上的上则又是形态不异的飞龙,所有雕刻及其精致,所雕之物惟妙惟肖,极为逼真。上了桥往桥下一看,河水平静如镜,色泽碧绿,上面莲花朵朵,开的无比娇艳。那水中金鱼群戏,好生自在。过了桥再走几步,上一雕龙大台阶,忽见一门高有千丈,宽有数百丈,除正门外两边各有两侧门,六根圆柱巍然耸立,上面巨龙缠绕,门前四只石兽龇牙咧嘴,十分威武。中门楼上醒目的写着三个大字“南天门”,两边上雕满了游龙戏凤,我顿时醒悟,这不到了天宫吗?进了上海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南天门只见里面殿宇亭楼、数不胜数!真是金瓦金墙、金銮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那宫殿个个修得气势雄浑、金碧辉煌,瑶台琼室,贝阙珠宫,香焚宝鼎,紫雾荡荡,雕梁画栋,五脊六兽,朱甍碧瓦,飞鸾走凤,不亏是到了天宫。
  正陶醉时远处歌乐飘飘,偶尔还有还有女子的嬉笑,便随声走去,只见有一池,上空矗立尖垂巨乳,色彩瑰丽,下方池中水平如镜,池内青荷承露,金鱼嬉戏。池边奇花异草,飘香溢彩 。池上方有一玉砌瑶台 ,紫烟缭绕,真乃世外桃园啊!我想这必定是传说中的瑶池了。一群天女载歌载舞,上方放一雕花方桌,桌上摆放有仙桃珍果,桌前有男女三人常怀谈笑,两边还有宫女伺候。左边坐一男子,头戴珍珠玉帝冠,身穿绣金黄色大蟒袍,其人定是玉帝。右边方坐一大佛,耳垂过腮,满头环形小卷发,身披金黄袈裟,盘坐莲花金台,这人定是释迦牟尼佛。两人有说有笑,不知在高谈阔论什么?下方坐一妇人,头戴金凤宝钗,身穿金丝缕衣,天姿绝色,雍容华贵,这定是王母娘娘了,她一边斟酒,一边陪着说笑。而方桌上方却空缺。
  我好奇便凑近几步,只听那玉帝大笑说:“这蠢物真乃情痴,屡次打入人间就是不肯悔改,头一回我们装成僧道之人,本想渡他成仙,他却口口声声央求将它放入红尘享受荣华富贵,事后积蓄红尘中的痴情冤孽太深,倒怪我们故意将那风流冤案嫁祸于他!
  那释迦佛陀紧逼双眼频频摇头,口中不停的念叨:“罪孽太深!罪孽太深啊!......”
  玉帝又说道:“这蠢物为此事与我俩做对已不是一两次了,最近听说在那凉州鸿池谷又闹腾起来了,如果让他修炼成功将是我俩的大患啊!”
  那释迦佛陀听完后,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
  俩人说了很久,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从头到尾听的是明明白白。我清楚了这事情的经过,不由得敬佩这块女娲氏补天遗石。当日那红楼一梦也迎刃而解了,原来这事情这等蹊跷,怪不得当时曹雪芹先生不愿抄那石书,还骂了空空道人,原来这其中却有很大的玄机啊!
  刚要准备离去,突然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吓的我魂飞魄散,转头一看只见一白发道人,那道人匆匆忙忙的说道:“施主,请随我来!”(未完待续)
 

© wx.kuhjz.com  若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