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总有眷恋,留在远方抒情散文

来源:若初文学网    时间:2020-05-12




  去乌镇,不是为了旅行,只是为了追逐一个故事,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于是怀揣着梦的借口,想去伪造一个结局。

 

  在那个坐立不安的春天,梦里梦外都是繁花似锦,我坐上了去乌镇的大巴,载着一颗驿动不安的心。似乎这样,梦就有了出路,不必彷徨失落在更迭交错的四季。

 

  从不知道乌镇,这个不动声色的江南伊人。如何遇见你的? 好像是那年的夏天。对,一个悠闲的夏天,是梁静茹歌里唱的,一个安静又想念的夏天。窗外一阵阵的热浪掀过来,无聊之中撞见了《似水年华》这部电视剧,于是每日上午准时守候电视机旁,再也不想错过一章一节。这个安静的背景下,发生的安静的故事,无须过多的语言,只是一个眼神,距离不再是距离,心与心再也分不开了。不知道是迷上了乌镇,还是迷上了黄磊和刘若英的故事? 总之,是迷上了,而且不可救药地在追逐。

 

  一声流水的叹息,你能听到吗? 我听到了,那是逢源桥上的最后一次告别。英和文,刘若英和黄磊,其实已经分不清谁是故事,谁是现实了癫疯病能治好吗只确认昆明軍海。逢源,左右逢源,我到底是走左边还是右边? 任何一种方式,都是形式! 世事羁傲难驯,似水的年华,岂能握在手心?

 

  走在这个窄窄的巷道上,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游客打破了这个古老小镇的静谧。两旁的木楼相偎相依,斑驳的摸样,饱经风霜。当年的风华寂寞地褪去,留下伸手可及的历史,再度翻起的时候,曾经的记忆足够温暖这个春天。

 

  在江南百床馆逗留,一张张雕工精美、历史悠久的古床,既富贵豪华,又古典风雅。看着这些明清时代的床,他们不怕繁缛复杂的工序,正如他们不愿摒弃代代相传的文明和礼仪,似乎做到这样,内心才丰富充盈些。

 

  曾在乡下见过一些雕刻精致的花床,床额上挂一条与床一样宽的锦缎床幔,下面是金色的流苏。床前有一个大约二十公分高的踏板,东头摆放一个与床一样高的大方柜,西头放一个小方柜。我们喜欢在床前的踏板上蹦蹦跳跳,累了,可以坐,可以睡,一方木板承载着童年无尽的欢笑。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这样的花床,虽然比我们小时候见到的床还要珍贵,可还是儿童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服用药物十分欣喜,让我亲切地揽回了褪了色的记忆。

 

  现代文明,大刀阔斧地斩断了绑在腿上的绳索,昂首挺胸,干净利落,连月光下的影子都不屑一顾。何况爱情? 匆忙得都来不及疗伤。

 

  当我们流连忘返在沿街的小作坊时,听到了古老的呼唤和叹息声,我们的心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也学那老奶奶,摇着纺车,笨手笨脚地理着千丝万缕的棉线,心慌手乱。我们的血液里失去了原始的、本土的追求,更多的时间我们呆在都市的繁华里,过度的粉饰和无奈的奋斗,我们不仇恨人类的繁华,却也学不会自然归真了。

 

  记得《似水年华》里,英用镇上特产的印花蓝布,给大家做了衣服,并合影留念。对这种印花布,本就情有独钟,这次我寻到这个宏源泰染坊,很多的印花布从染缸里取出,晾晒在高高的架子上,院子一角的天空,太阳斜斜地照过来,众游客在花布里快乐地穿梭,而我好像看到了英和文也在花布里捉着迷藏。很多的场面与电视剧里交互重叠,我不禁哑然失笑。

 

哈尔滨治疗癫痫哪里好

  走在青石板上,上了一座我叫不上名称的桥,看临水的阁楼,众多打开的木窗,我不知道哪一扇是文,日夜眺望的窗。桥下的流水奔流不息,一艘乌篷船摇摇晃晃地摇过来,《钢琴课》的旋律弥漫在湖面,文是不是站在高高的塔上一直向南看去?

 

  站在这里,我想我是入戏了。“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所以,请千万不要,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席慕容的《戏子》如是说。

 

  可是,这个水乡小镇,不著粉黛,素面朝天的水,从容不迫地表达着内心的美丽;文和英的爱情,也是一首慢慢抒情的童话,他们都是在淡然地演绎,淡然地悲伤。我还是走吧! 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这一次来,可以假想一个圆满的结局。

 

  故事都是不圆满的,梦都是梦! 乌镇的水,一直在走。美,何尝不是一种伤?伤,何尝不是一种美?

 

  暮色降临了,一弯挂在梢拉萨看癫痫病的医院头的钩月,总会把某种思绪点燃,有那么一丝眷恋,一直留在远方。站在高楼,依然,想象着故事为何总是不能如人所愿?

 

  生活又何尝不是一个个的故事串连而成。我们既是戏子,也是观众。戏子将故事化为了生活的舞台,我们将故事化为了可以追逐的舞蹈。

 

  

【责任编辑:拉萨的天空】

编后语:作者用温婉淡雅的笔触,抒写了怀揣梦想到乌镇伪造故事结局的过程,感悟到:美,是一种伤;伤,也是一种美。生活就是一个个的故事串连而成,我们既是戏子,也是观众。戏子将故事化为了生活的舞台,我们将故事化为了可以追逐的舞蹈。而我们在故事中淡然地演绎,淡然地悲伤。非常喜欢作者优美的文笔,细腻的情感。感谢来稿,望今后作品能首发情缘,祝杏花文思泉涌、佳作连连,问好念安!

© wx.kuhjz.com  若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