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许浑《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全诗翻译赏析唐诗三百

来源:若初文学网    时间:2021-07-03




【原文】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

  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

  树色随关迥,河声入海遥。

  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


【译文】

  黄昏风吹红叶萧萧响,长亭里痛饮一瓢酒。

  落霞朵朵飞向华山顶,点点疏雨落在中条山头。

  城关远望树色苍苍,黄河咆哮声声入海流。

  虽然明天就能到达京城,可梦中犹向往渔樵的生活。


【赏析一】

  许浑,生卒年代不详,字用晦,润州丹阳(今江苏省丹阳县)人。唐大和六年(832)进士,官监察御史,终睦州、郢州刺史。润州的丁卯涧附近,有许浑的别墅,他在那里自编诗歌“新旧五百篇”,因名《丁卯集》,集中均为近体诗,无一古体。许浑诗歌风格清丽,尤长于律诗,颇为杜牧、韦庄所称重。

  这首诗是许浑第一次从故乡润州丹阳去长安,途经潼关夜宿驿楼时,有感于潼关险要山势和优美动人的自然景色而作的。它再现了诗人在出仕为官和眷恋归隐山林过渔樵生活之间的矛盾心理。

  “枫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在着开篇两句诗中,诗人首先是从近处着笔,写的是充耳可闻的枫叶在秋风中的沙沙响声和长亭夜宿独自饮酒的情景,清晰地勾勒了一幅秋日行旅图,把读者引入一个秋浓似酒、旅况萧瑟的境界。“长亭”一瓢酒,唤起几多愁哇!

  湖北哪家医院看癫痫是好的“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树色随山迥,河声入海遥。”从这四句诗中我们可以看出,诗人并没有沉湎于离愁别绪之中不能自拔,而是笔锋一转,把着眼点推向远方,重笔描绘四周的远景,华山的“残云”,中条的“疏雨”,随山远伸的苍茫“树色”,在远处奔腾激荡的阵阵“河声”。在诗人的笔下,山活了,树活了,水也活了,化静为动,赋予了他们以蓬勃的生机。空旷,悠远,宁静,清新,明快。

  “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明天就要到京城了,可诗人却依旧梦着以往故乡的渔樵生活!按照常理,第一次到京城,即使不像出仕为官,也用该想的是如何逛一逛繁华的都市吧?这就表明诗人此行的心里是矛盾的,起码是并非专为追求名利而来。这个收束,着实令人深思。

  这是一首由潼关到都城,夜宿驿站而题壁的诗,诗人由近及远地抒写了夜宿驿楼是的所见所闻和所感,场面宏大悠远,格律工整自然,运笔遒劲有力,意境含蓄委婉。


【赏析二】

  许浑,唐代诗人,长于律诗,多登高怀古之作。他第一次离开故乡去都城长安,途经潼关,登临驿楼,极目远眺,感慨万千,便写下了这首为人传诵的五言律诗。

  首联交待了时间和事件。红叶萧萧,长亭向晚,饮酒一瓢。这也给全诗定了感情基调,落叶言秋本就感伤,更有傍晚时的长亭饮酒,岂不是让羁旅之人愁上加愁?

  百无聊赖的诗人登高望远,山高河阔尽收眼底。颔联和颈联便是写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诗人登驿楼的见闻。残云笼太华,疏雨罩中条,终不能掩山之高峻之势。树色苍莽,终要随关城远去。河浪滔天,终要奔向大海而无迹。“残”“疏”二字再次强化伤秋之情,“归”“过”“随”“入”四字用得精当,使所写景物极具动感。此四句不仅形式工整,音韵和谐,而且极能调动读者的感觉,令诗句灵动震撼。

  博取功名本是封建社会读书人的最高追求,诗人当然不会脱此窠臼,可面对壮丽山河,顿感人之渺小(此是本人臆测),此行能否得志也未可知,所以尾联中诗人点出自己仍要“梦渔樵”,委婉地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