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说媒专业户_散文网

来源:若初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说媒专业户

文/清风

小时候看戏,会看到这样一类人物出场,她们谈不上多正派,走路时摇摆腰身,锦缎绸衣随着窸邃作响。脸上搽粉抹胭脂,也掩盖不了多皱的脸面,嘴角的一颗大黑痦子则隐藏着几分猜不透的诡秘。再加一手拿长烟管,不时地吧嗒几口,另一只手甩手拍时的幅度好不夸张。就这样,由她形成的气场,会逗引的观众爆笑不止。

这便是媒婆的登场。她入得大户人家的深宅,也进得百姓家的,只要她一开口,吐出的尽是金玉良言,能把死的给说成活的,丑的给说成,西天的晚霞能说成是日出东方的朝阳。也亏了这巧言令色的嘴,硬是将本不相识的男女连成了姻缘,仿佛在一个个民族的繁衍生息中,媒婆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使一代代人,宛如后笋般从她的嘴皮子底下冒出来的。

说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村里兴起了养殖、种植热潮。什么专业户,暴发户,是那时农村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刚刚富裕起来的部分代表。他们经历挥大汗、出大力、学技术、创科技,把憋屈了多年的劲儿都使出来,换到手的是成达的钱票子,其喜乐是院内欢笑墙外响。

可村子里也有这样一户人家。男的长得明眉大眼,高条的个子膀大腰圆,且不务农活,游手好闲;女的杨柳细腰,白净圆脸上高挺的鼻梁,生就一对丹凤笑眼儿,人都叫她巧云嫂。巧云嫂也如其名子,说起话来温润软语,更是手巧之癫闲病能治好吗人。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谁不俊俏,可一忙起农活时,来不及往理发店里跑,一早一晚时会找巧云嫂理发,修眉。她还会画个鞋样,剪裁衣裳,包括在鞋垫上插花描云样样都精通。巧云嫂男人在家大男子主义严重,守着这样的好媳妇,换着别人,还不得眼看着,心疼着,爱得如胶似漆。可他倒好,常不常对巧云嫂动手动脚,她怎抵抗得住那大男人的作践,干吃亏哭泣,村里人都说这是一朵好花插在牛屎沱上了。其实,个中原因是怀疑巧云嫂嫁给他之前,在娘家时作风不够检点。( 网:www.sanwen.net )

村民们不这样看,都很待见巧云嫂,不光是被她的善良俊俏所打动,主要原因是巧云嫂会给他们长大成人的说媒。再说村里的那些男女,哪个不善钟情,谁个不善怀春!他们都把不得让巧云嫂给说成个媳妇或相个女婿的。那些轻年男女有事没事儿就爱往巧云嫂家跑。看她家的院子成天溜光光的,是有人扫过了;赶巧他们有事儿出门了,听不到鸡鸭、牲口在圈里哼叫,是有人帮着喂过了;两口子还没下地呢,地里的农活儿也早有人干完了;时令的新鲜瓜果、蔬菜,摘了、买了自家也舍不得吃,先送给他们尝尝。那好吃懒做的男人一看乐了,坐在那儿,一手搬着脚丫抠脚合拉里污泥,另一只手夹着鸡鸭鱼肉往口里送,咂着不用花半分钱给送上门来的好酒:“嘿北京看癫痫那个医院好嘿,这日子过得!”酒足饭饱过后,再嚎上两嗓子戏文,醉意朦胧的眼里对巧云嫂有了些粘糊劲,再说那巧云嫂也还是爱这个男人的,他毕竟是三个孩子的。

尝到甜头的夫妻俩一合计,他们除农活之外的事儿就忙着给人说媒。也别说,通过他们的牵线搭桥,村子里的大龄青年少了,有再多待婚嫁的男女也不愁嫁娶了。有的人家好面子,爱随个三五百不等给他们,有了开头就兴起来了,巧云嫂两口子也都收下。再说她不收也过不了她贪婪男人那一关。他们家也像那些出大力、养殖、种植大户一样算是有了额外收入,日子是一天比一天过得滋润,快活了十多年。

不久前一次偶然回乡下,在的乡村口,我一眼就认出了围在人窝里晒太阳的巧云嫂,她朝我点了下头,随之又佝偻下去了。在一刹那间我怀疑是否看错了人?而事实上对于多年的乡亲,我又怎会不认得呢,他们比不得那些娃娃们让我难以辨认。就拿巧云嫂来说吧,比老多了,头发花白,略显呆滞的目光让人难以琢磨,那眼神又似乎在躲闪着什么?之后,他们都向我笑了笑,算是一起给我打了招呼。我亲爱的乡亲啊!是你们都老了吗?在我看来,他们那种笑的表情似乎是空乏的,跟笑无关。他们笑的时候大多都露出残缺的牙齿,让我心里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包括随处可见的挂在矮墙头或树枝上的老丝瓜,已是一种乡村破落的景象。他们的儿女都外出打工或在城里安了家,只有他们在固守着家园。

贵州治癫痫的价格是多少

回得家中,听说巧云嫂的男人得了一种恶病,也就这月吧的事了。母亲还说他原本没那么严重的,没钱治疗,加上儿子几年了也没孩子,在闹,俩闺女都过得也不怎么好。想想巧云嫂两口子为多少家的孩子说媒牵线,让人家子嗣兴旺,而自家且落得如此下场,村里人会怎么看?怕是说什么的都有。果不其然,背着巧云嫂的影就有人议论开了,说是给人说媒看起来是为人家好,实际上是想捞点钱财,两边没少让他们给坑了,要不是图的利益,他们干?也是,两口子专爱说媒这么些年,也没见起新屋盖新楼,那些勤劳致富的人家且住着亮堂堂的房屋。

说句公道话,我这些善良的乡亲们哪!他们也真是揭了伤疤忘了疼,当年是谁苦求巧云嫂两口子给他们的儿女去说媒的?而今却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可我还是对巧云嫂心存着。想想早年时我还是他们唯一没有被说中媒的人。她给我介绍过一个,如果成了的话,估计现在孩子有二十多岁了。我和女孩见过几次面就不想再见了,我不喜欢她。巧云嫂听了很是诧异,她满以为能成的好事,却被我这么快就下了结论,很不理解,一直追问我为什么?我只好脸红脖子粗地嗫嚅着说,她胸脯太大了,腰有些圆,屁股也大。我是不是文艺书刊看多了,当年就想找用我的手臂能合抱住腰身的,可是这话我没敢再说出口。看巧云嫂已有些激动了,你呀你,真是烧包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找到多好的!

事隔多年,我还依稀记得那个叫娟的胖乎乎的铜川哪个医院癫痫好?女孩,不知她现在过得怎样?我们在一起聊过几次,说了些什么也都忘记了。那个天,我骑着凤凰牌的自行车送她回家,乡村的路很窄,周围的的庄稼叶子不时得扫佛到我们。她在后座紧紧搂住我,我感觉到由她噗噗跳的胸脯传到我脊背上的温度,风轻轻吹拂着我们期敏感的心意,那种无法描述的美妙感觉,而今好遥远,像似里有过的!

现如今,乡村里的青年男女少了,大多都外出打工,他们自由恋爱,巧缘结合,像巧云嫂那样的媒婆早没有了用武之地,再不肯歇下来的嘴皮子和萌动的灵感,在穿着时尚的男女面前也开不得口了,他们不笑死才怪呢。她有什么话也只能晒着太阳对着那老头老太太们闲扯磨牙。

但也不能否认了,当年巧云嫂两口子用他们的巧嘴穿针引线,让无数的男女得以结合,组成家庭并且生儿育女,是否从经济利益考虑,都应是他们做的善事。再说乡村的生活一向是简朴的,男女夫妻之间看不出有多恩爱,偶尔有争吵,打闹,过后日子还是照样过着,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婆,男人熬成了老头儿,眼瞅着儿孙满堂,的日子过不完,谁还会记得当年的媒婆之好呢!

后来听说巧云嫂的儿子婚是离了,可又接了婚,生了个大胖小子,准备要二胎,这下巧云嫂也别想闲着了,可惜她那死去的男人再也看不到这好光景了。

2016年5月18日修改

首发散文网:

© wx.kuhjz.com  若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