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疯狗藏獒_散文网

来源:若初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疯狗藏獒

闲来无事,在邻居开的牌场里玩的时候,偶尔听人说那一条每天吵得左邻右舍休息不好的恶狗死了,说者的嘴里随后也唏嘘了几声,似乎以为有点可惜,“那可是一条藏獒啊,纯种的,值好几万呢。”旁边听的人应者了了,因为是邻居的狗,都心存灵犀,不便多说。我私下以为,死了就死了,不就一条狗吗?更何况是一条恶狗?则全牌场之人听后其欣喜为何如?凡是恶狗之死者,决不会挣得邻舍的一点同情!我想,从此以后,无论是白天从其门口过,或者是晚上上街闲逛,也不需要再那么提高警惕了,这不仅仅是大人心喜,就连小的脸上也会显出那原有的天真烂漫来!死了更好!那恶狗早该呜呼了,谁让它那么恶呢?它不仅半常常把人吠醒,不仅仅吠小偷,路过的,甚至连邻居它也狂吠,它根本分不出敌友来。这样的狗早该死了!这畜牲!

“养得好好的,怎么就死了?”有人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不知道咋回事,那狗突然之间疯了,嘴上都是白沫,狂叫不止。”“咋不请狗医看一下?”“狗医看了,嘴里嘟嘟了一句,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狗还能受什么刺激?”“这还用说吗,狗医不明说也知道,那肯定是受了什么精神刺激。”

狗还能受什么精神刺激吗?听者无以应。

听了闲人的这句话,我倒想起来一件事来。十多年前,我那时在天山里上班,单位里养了一条狗,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雌的,黑色,体格强壮,如牛犊大小,平时不咬我们穿制服的,但凡着了其他杂色衣服的,其先吠后咬,绝不留情。那也难怪它不友好,因为在那么大一个院子里,甚至说是一个很大的山沟里,除了我们这些穿制服的,它很少见到其他穿着与我们不一样的人。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条狗在有一年的一个天里突然口吐白沫,狂吠不止,连续七天不吃不喝,慢慢的精尽力竭,不治而亡。单位全体人员为它送葬,因为它为单位的安全保卫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后来,山里面的一吉林癫痫中医治疗方法个老牧人(单位的邻居)知道了这件事,给我们的领导说:“那狗是受了精神刺激,疯了。”领导纳闷,“狗怎么会疯呢?”牧人说:“你们单位里就养了一条狗吧?那是因为它感到,精神压力大,长了,就疯了。”“狗还会感到孤独?”领导问。牧人说:“以后再养狗,最好养一对儿,一公一母。如果只养一个,它就会感到孤独,到了发情期,它会更难受。这样的时间长了,它的精神承受不了身体欲望的折磨,就会崩溃,也就是说慢慢的就疯了。”领导以为然。

呵呵,狗还会感到孤独?狗的精神还会承受不了身体欲望的折磨?虽觉得新鲜,却符合常理。( 网:www.sanwen.net )

狗有很多种,有普通的,有名贵的,有愚笨的,有聪明的,有高素质的,有低能的,有丑陋的,有漂亮的,有能看家的,有能牧猎的,有能得宠的,有能破案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藏獒者,狗中之名贵者也,体形硕壮,性凶猛,藏民常使之牧羊,单只敢与狼斗,纯种的藏獒一条可达上千万元人民币,普通的藏獒一条也要万元以上。名贵之藏獒当然是纯种,普通之藏獒当然也只能是杂种。纯种之藏獒可遇而不可求,普通之藏獒想求而就可遇。邻居的藏獒是条雌的,听说是用三万元人民币在那买的,买回来之后没多久,就遇到媒体上炒作藏獒,西安一在西藏藏北草原牧民那里花四百万元买了一条纯种藏獒,坐飞机回到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在咸阳机场,她连狗带人受到了总统般的待遇,有三十多名狗友开了三十多辆奔驰到机场去迎接她(它)们,国内媒体一时哗然。邻居也受到这一消息的鼓舞,带着他的狗到周口狗市上逛了一趟,引来一群狗迷者的围观和喝彩。突然听到有人高喊:“五万元卖不卖?”“不卖,我是出来溜溜的。”又有人喊:“六万元卖不?”“六万元也不卖。”“我出八万元!”又有8岁女孩患失神性小儿癫痫服用什么药人喊。“八万元也不卖。不卖不卖,给多少钱都不卖。”“我出十万元!”又有人大喊。邻居有点惶然,头上冒着汗珠,忙出狗市,来不及多想,拦了一辆出租车,抱上狗急急地跑了。有几十个狗迷们也慌忙骑上摩托车追到了商水,邻居吓得不行,不敢带着狗直接回狗窝,而是在街上与狗迷们捉起了迷藏。后来狗友们越跟越少,直至没有,邻居才敢带着他的爱狗回到狗窝。自那时起,邻居再也没有带着他的藏獒出过门。

邻居知道藏獒的凶残,为防万一,给它焊了一个铁笼,平时喂狗食时只从缝隙里投入。一天,一个朋友来访,那藏獒见到默生人,呲牙狂吠,在笼子里上窜下跳。见到主人的藏獒,朋友又惊又喜,对邻居说:“听说藏獒凶的狠,是真凶还是假凶?”说着便来到了狗笼前,邻居在屋里说“它太近。”话音未落,就听到朋友“啊”的一声高叫。邻居忙从屋里跑出来,问“咋回事?”原来这位朋友好奇,用脚踢了一下狗笼,就这一下,那狗嘴一张,咬住了朋友的脚,咬穿皮鞋,狗牙直达脚趾。邻居忙掂了一根铁棍,照那狗头上猛戳了一下,那狗嘴才松开。朋友弯腰低头看脚,脚下已是鲜血滴答。邻居忙打了120,把朋友送到医院进行了包扎,又送到防疫站打了狂犬疫苗,一阵忙下来,花了一千多元。从此之后,邻居吸取教训,在狗笼前立了一块牌子,上写着“不要与狗亲近”几个大字,觉得还不放心,在旁边又注四个小字“不要逗狗”。

正因为吃过这方面的苦头,所以,自那之后,邻居再也没有出去溜过狗,把那条藏獒在笼子里关得死死的,不让它有丝毫的自由。随着天气的日渐转暖,那藏獒的叫声也越来越嘹亮,渐渐的甚至有点嘶哑了。邻居对它的狂吠已经习以为常,每天都很有规律地喂着狗食,然而,周围的邻居却被它这狂妄的吠叫搅得心烦意乱,大人小孩都休息不好。有好事者对邻居说:“你想想法儿,别让它叫了,或者说不让它叫恁狠。”邻居说:“我也没啥好法儿,夜里有动静时它叫一下,白天武汉专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来了生人叫一下。也不知咋了,现在不分白天,叫的越来越狠了。”自此后再也无操此闲心者。

邻居由于生意忙,只知养狗,却不了解狗的习性,一任其无目的的狂叫着。有人提醒说:“你养的是条公狗还是母狗?”邻居说“是条母狗。”“是不是发情了?”那人说。邻居说“我不懂,哪天我找个狗医看看。”那人看邻居没有请他去瞧的意思,也就不再往下说了。直到有天晚上,邻居忙完生意回来,却发现院子里非常清净,好象少了什么,在那怔了半天,忽然想起,今晚这狗咋不叫了,忙拉开灯,却见爱狗在那躺着,一动不动。他走上前仔细瞧了瞧,发现狗嘴上有沫,再找个棍戳它,它也不动,他突然意识到,狗原来死了。他心里一阵酸楚,是咋死的?心里一团迷雾。他忙给他的朋友那位会给狗看病的兽医打电话,让他抓紧时间来给他看一下,这狗是咋死的。那狗医接到电话,即时赶了过来,头上还冒着汗珠,就赶忙要了主人的手电,照了照狗眼和狗嘴、狗舌头,摇了摇头说:“不是中毒,是疯死的。”“疯死的?”狗主任莫名其妙。狗医说:“你这狗发情了,你没有给它配,它的精神承受不了它身体欲望的折磨,所以崩溃了,最后精尽力竭而死。”邻居恍然,“怪不得这一段时间它一直叫,叫得大人小孩、左邻右舍心烦。前天也有人提醒过我,我想让你过来给它看一下,一忙生意,把这事给忘了。唉,都怪我,这可是好几万块钱没有了。”邻居叹了一声,蹲在地上不吭声了。狗医忙完,洗洗手,看了一下手机,说:“八点了,我还没吃饭呢。”“没吃饭?”邻居说,“走吧,咱俩出去喝两盅去。”吃了一算账,这场酒花了二百五。

第二天,那狗医又来了,对邻居说:“我把这狗拉走吧,我解剖一下,看看到底是咋死的。给你搁这二百快钱。”邻居忙说:“拉走就拉走吧,搁这钱干啥,你我又不是外人,我也不缺那钱,我也不是卖狗的。”狗医听了,把刚掏出来的钱忙装兜里去了。狗医对跟着而来的老板车车主说:长沙癫痫中医医院“把这死狗拉到我那诊所旁边的卤肉店去,我一会儿就了。”狗医和老板车车主把狗抬上了老板车,车主开着车一溜烟跑了。狗医推起的自行车晃晃荡荡地走出了邻居的大门。

又过了有一星期了吧,邻居在街上偶然看到了狗医,忙跑过去问那狗到底是咋死的,狗医说:“没有查出来。不过我查了一下资料,你那狗不是藏獒。”“不是藏獒?那是啥狗?”“我也说不上来名字,可能是藏獒与其它狗杂交的,也可能是其它狗杂交的,也就是俗话说的‘杂种’。”“你说那狗是杂种?”邻居问。“是狗杂种!”狗医说。邻居茫然。

邻居回到家里,心里一直郁闷了几天,始终想不明白,那朋友卖给我时明明说是纯种藏獒,还请了几个据说对藏獒颇有研究的狗专家给我作证明,狗医怎么说是杂种呢?又怎么说不知道是咋死的呢?不是说疯死的吗?邻居越想心里越难受,随即又给那位好朋友狗医打了个电话:“有事没事?”“没事。”狗医在电话里说。“没事?咱出去喝两盅吧。”“好。”狗医说。吃了一算账,这场酒也花了二百五。

走出饭店大门,邻居突然好象若有所悟,回头对正在剔牙的狗医说:“怎么那么巧呢?咱这两场酒每次都是花二百五,这样算下来,咱俩每人正好是二百五。”狗医呲着牙说:“我也搞不明白。”

邻居吃了饭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心里一直想着失去爱狗的事,同时还想着那三万元钱和那两顿饭钱的事,三万元钱就这样没有了,还搭进去五百元,这样的一直想着,想探出一个其中的究竟来。藏獒何而为假?假又何而为杂?既假且杂,然又为何精神崩溃,以至于疯癫而死呢?这样的想着,藏獒,狗,杂种,疯;藏獒,狗杂种,疯了;疯了,狗杂种,藏獒;疯了,疯了,疯了而死,疯子乎?疯了乎?不疯了何至于而死乎?一直这样的想着,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首发散文网:

© wx.kuhjz.com  若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