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这不是我要的光明散文精选

来源:若初文学网    时间:2020-09-14




  大半夜接了个酒约电话,难得的酣睡大计便宣告落空。

  深夜的酒,属于那些等待春天的发情人们,一肚子从祖先那传承下来的荷尔蒙发愁没地儿挥洒,都洒在酒里了,再喝回自己肚里,这种举动的无奈,成双成对的人怎么懂,也没空懂,人家正关灯,忙着春宵一刻呢,喝什么酒呀。

  深夜的酒,极其凶险,热辣辣落入空肠,没完没了地烧,烧热了好不容易才冷却的心肠,微醉里藏着一把刀,刀刀恶毒残忍,剜着脑海里那点可怜的东西,颠来倒去的,全给你剁碎了。

癫痫怎么医治好?

  酒喝多了伤胃才对啊,可是怎么感觉心脏隐隐作痛呢?一直想不明白喝酒有什么好处?曹阿瞒借酒煮青梅,试探了刘皇叔这个真英雄。李白借酒飙诗千行,倾倒了贵妃娘娘。 宋太祖赵匡胤借 酒杯释兵权,巩固了自己的江山。武二郎借酒壮胆,空拳打死了一只猛虎...

  我一个小老百姓,借酒干嘛呀?借酒消愁?呵呵,我清醒时一直都挺乐观的,喝了酒我才愁呢。再说酒量又特别好,就算想来个烂醉如泥都做不到。

  撑个半醉不醉的,心口疼,脑袋疼,哪都疼。想到这是愁,想到那也是愁,想哪都愁。不温不火半死不活的,像极了我这不温不火半死不活的操蛋生涯。<癫痫病重复发作什么原因/p>

  喝酒,纯粹就是找虐。除了让我痛苦,它带不来一丝我想要的。

  朋友看我笔直地坐得好好的,说“来首歌吧,一晚上都没听你开过嗓。”

  那就来首安静的吧: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天上的星星呦,也了解我的心,陪我到天明...”

  一首歌唱完,一屋子人差不多都睡着了,唯独剩下身旁一个戴眼镜的姑娘,应该是朋友的朋友带来的朋友,正眼泛着泪花手托腮望着我,一动不动的。

  我好奇,也手托腮望着她,说:“怎么了?看见长得好看唱歌又好听太原专治癫痫的医院的帅哥激动了是吧?”

  姑娘说:“不是激动,是感动,你让我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一个人...”

  好费劲啊,我年纪大了,猜心的游戏玩不起了啊,这种交流太浪费时间了,就不能直白点吗?我在心里对这陌生的姑娘说:“春天来了,这个季节是所有动物最喜欢交配的季节,而我们人类也是动物...”我最终忍住了,没说出口,因为我是个斯文的男人,斯文的男人活该打光棍,活该!

  所以我最后只说了一个字:“哦...”

  然后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都索然无味,了无生趣,这一切,从我呱呱坠地一直到现在的这一切,突然济南有哪几家癫痫医院间就好像急刹车似的,一下停止了,连点惯性缓冲都没有,安静,这一刻我觉得安静得可怕,就像闹腾了一晚上的这一屋子人,喝多了,安静了,太安静了,都有点冷场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困,太困了,从身体彻底到心里的困。我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连跟其他人打招呼的欲望都没有了,直接一个人先撤了。

  我走在深沉夜晚的大街上,此刻的街上却正焕发着一种魅惑的活力,我抬头想看看星星,一颗都看不到,这城市庞大的灯火把天映成了橘红色,迷惑了所有向上的视线。这里的黑夜从来就没黑过,可我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我要的光明。

  这不是我要的光明!

© wx.kuhjz.com  若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